三名獄警被刺引發多地持續暴力抗議,組圖揭秘法國監獄

1月19日,法國嫌犯刺傷獄警案持續發酵,盡管已經進行了多次協商與溝通,法國188個監獄中仍有40%收到影響,在這種混亂局面中,巴黎南郊埃松?。‥ssonne)的Fleury-Mérogis監獄發生123名犯人在放風之后拒絕回到監舍的事件,這座監獄當天上午也發生了獄警抗議活動。

1月11日,法國北部城市舊旺丹監獄關押的一名伊斯蘭極端主義囚犯持刀捅傷三名獄警。肇事的這名囚犯名為甘克扎爾斯基,是具有德國國籍的基地組織成員,2002年4月他在突尼斯的一間猶太教堂制造自殺炸彈攻擊事件,事件共造成21人死亡,該嫌犯落網后被判處18年徒刑。

這起傷害案件激起了監獄系統內部各大工會的憤怒。三家主要獄警工會Ufap-Unsa、CGT和FO號召全法各大監獄發起一場“監獄已死”行動,以抗議這起事件,并要求在面對最暴力的極端主義罪犯時,獄方給員工配備更好的安全措施。

截止至1月19日下午,全法188個監獄中仍有40%收到罷工示威人群的影響,示威者們在監獄門口擺放輪胎木樁等路障并將其點燃,甚至與防爆警察產生沖突。

事實上,三名獄警被嫌犯持刀捅傷只是導火索,導致獄警們有組織的開展如此大規模且長時間的抗議活動的原因要復雜得多。

自從2015年1月法國連續爆發多起大規??忠u事件以來,全國一直處于緊急狀態,警察的工作強度與難度較之前都大幅增加;不斷涌入的難民以及難民的管理問題也讓許多警察抱怨不堪重負。“我們不是超人,只能盡力而為”一名警察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曾這樣表示。

然而如此高強度的工作卻并沒有得到相應的回報。首先,警察的薪資待遇并沒有顯著提高;其次,多次恐怖襲擊以及社會治安問題導致各方的實現聚焦在警察身上,無形中給警察增加了很多壓力;在如此高壓工作的情況下,法國人民卻并不買賬,在法國人民心中,警察是一個永遠和低效率以及濫用暴力牢牢捆綁一起的職業。

遷延日久高強度工作的同時,還扮演著法國人民出氣筒的角色,導致許多警察身心疲憊。在2016年5月,法國警察發起了全國性的罷工抗議,要求民眾善待警察,不料就在這一過程中,仍有警車被點燃。

除了對獄警乃至整個警察群體的關注外,此次襲擊事件還引發了民眾對監獄管理體制的討論。早在2015年,法國電視八臺就曾深入里昂Corbas監獄進行了為期兩周的跟拍,為大眾展示了一個真實的法國監獄。

從這段影片中我們可以看出,看守的獄警既不配警棍們也不配槍,通常只能徒手押送犯人,因此嫌犯襲擊獄警的事情時有發生。

此外,法國現有將近7萬名犯人,監獄總容量則為5.85萬人,監獄平均容納量已達118%,幾乎到處都超押,連暫時拘留和短刑期監獄的容納量也達143%。法國監獄管理條例明確規定,不能把等待判決的嫌犯 (le prévenu) 和已經被判刑的犯人 (le condamné) 關在同一間牢房。原則上,吸煙和不吸煙的犯人也不能同屋。然而,在當前犯人多監獄少的情況下,這些聽上去既合情又合理的規定根本無法實施。

嫌犯越過十米高的柵欄及壕溝從外界運送物資

罪犯偷運進監獄的手機

安檢系統無法檢測出的陶瓷刀具

自制兇器

但其實這種藏東西的小把戲根本算不上什么,最讓獄警頭疼的是那些酷愛給人洗腦的宗教極端分子。他們往往會利用一切可以與其他人接觸的時間瘋狂穿搭極端主義思想,爆滿的監獄則成為了這些思想傳播的培養皿。

健身房

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