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刀奪命!法國猶太人再遭殺戮

海外網巴黎3月28日電(魯佳 勞倫斯)3月23日上周五,名為克諾爾(Mireille Knoll)的85歲猶太老人被發現慘死于位于巴黎十一區菲利浦·奧古斯都大道(avenue Philippe-Auguste)的家中。兇手先進入這位獨居老人的家中行刺,克諾爾倒地不起時,又放火燒公寓。消防人員將大火撲滅時,克諾爾已經死亡,身上有11處刀傷,還有火燒的痕跡。

 

克諾爾(Mireille Knoll)

 

克諾爾的家人說,他們懷疑兇手是一位28歲的鄰居青年??酥Z爾從這名青年7歲時就認識他,可以說是看著他長大的,他也常常來看望老人,幫老人做些日常采購的活兒,老人信任他,簡直將他當成半個兒子。

日前,兩名犯罪嫌疑人落網,以“入室殺人”“企圖打劫”“破壞建筑物”等罪名候審,其中包括這位鄰居青年,但此人否認指控。據悉,該青年有酗酒惡習,3月23日事發當晚曾飲酒。此人還有暴力犯罪前科,2017年曾因性侵一名12歲的女孩而被判刑8個月,受害女孩是Knoll生活助理的女兒。此案另一名嫌疑人是他的朋友,21歲,無固定住所,也有暴搶前科。

克諾爾1932年出生于巴黎,1942年跟母親在大屠殺前逃到葡萄牙,戰后回法,與一名集中營幸存者結婚,2000年丈夫去世之后一直獨居??酥Z爾的兒子表示,無法理解他們為何用如此殘忍的手法殺害貧困獨居老者。

法國猶太機構代表理事會(Crif)期望執法部門就此作深入調查,會長卡里法特(Francis Kalifat)指出,“克諾爾絕對是遭到了屠殺!她身上的11道刀傷,顯示了兇手是多么的憎恨、憤怒。這無疑是一起反猶太主義兇殺案。”

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重申了打擊反猶太主義的決心,并發推文表達了對此案的關切,“我為這起針對克諾爾女士的惡劣犯罪表達最真摯的哀悼,我再次強調將會盡最大的努力對抗反猶太主義。”外交部長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表示,克諾爾的死不排除宗教原因,有必要采取行動對抗反猶太思想,“這是一起滔天罪行,一定要查清楚。”政府發言人格里沃(Benjamin Griveaux)表達了政府一定要徹查此案的決心。

據悉,法國警方已將此次殺人縱火事件定性為反猶太刺殺行為,具體情況仍待調查。3月28日周三傍晚,猶太人將上街游行進行悼念,并發聲反種族主義,游行計劃從民族廣場出發,至克諾爾家所在地址。法國參議院議長拉赫爾(Gérard Larcher)、巴黎大區議會主席佩克雷斯(Valérie Pécresse)等政要將親自參加游行。

 

哈里米(Sarah Halimi)

 

克諾爾血案并非第一例。去年4月3日至4日晚間,65歲的猶太女子哈里米(Sarah Halimi)也在自己位于巴黎十一區的家中遇害。當時,哈里米遭來自西非國家馬里(Mali)的鄰居查奧爾(Kobili Traoré)毆打,并被從三樓丟出窗外活活摔死。目擊鄰居表示兇手在行兇時曾高呼“真主至大”,法國法院花了近一年的時間調查,將案件以“反猶太主義仇恨犯罪”來處理。巴黎十一區的人口密度較高,有眾多亞裔人群經商和聚居于此。哈里米遇害后,一些法媒在報道中曾誤報遇害者為“亞裔女性”。

上述兩起血案引起旅法猶太社區的巨大恐慌。法國猶太機構代表理事會的工作人員馬克諾貝爾表示,“自2000年以來,已經有11起針對猶太人的謀殺案,還不包括猶太社區日常發生的其它暴力事件。過去,針對猶太人的襲擊都是公開的,比如在學校上學或者去教堂禮拜的時候?,F在,人們在家中也可能遇害,而警察不可能守在每個人的家門口。這種隱秘的犯罪更加深了猶太居民的恐懼和不安全感。”

法國是穆斯林人口最多的西歐國家,同時也是最多猶太人居住的西歐國家。近年來,在法的40萬猶太人時常成為伊斯蘭極端分子的攻擊目標。2015年,巴黎東部一家猶太超市遭伊斯蘭極端分子古里巴利(Amedy Coulibaly)持槍突襲,四名猶太人質慘遭殺害。數日后,法國東部的250個猶太墓碑遭蓄意破壞。

 

今年1月,古里巴利事件發生三年后的同一天,一家位于南法的猶太超市遭縱火。

 

2015年,7900名法籍猶太人選擇回以色列。近期發生一系列針對猶太人的暴力事件,難以想象會有多少人選擇離開法國。以色列猶太人協會(Jewish Agency for Israel)會長夏蘭斯基(Natan Sharansky)預測,今年將有1.5萬名猶太人離開法國,未來幾年還會有逾5萬名猶太人離開。數據顯示,2017年,法國針對猶太人的暴力行為增加了26%,針對猶太教禮拜場所和墓葬場的破壞增加了22%。